分享到:

          趙景宇|藝途漫步


            寫在前面的話

            文/趙景宇


            對于中國傳統文化藝術,我是懷有無比的敬畏之心的,懷著這顆敬畏之心,我結識并走近了一位又一位藝術家師友,亦由此走進了藝術家師友們的藝術世界。

            我有一句人生格言,謂之日: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業。多少年來,我秉承并恪守著這句人生格言,在藝術的路途中風雨兼程,砥礪前行。

            藝術傳承固然重要,但是,我依然由衷地敬佩那些具有創新意識和創造精神的藝術家。因為,藝術在這些藝術家的創新和創造下才有了鮮活的生命也因而得以延續、發展。

            中國畫向來有境界之說。境界與品位,決定著藝術作品之高下。石濤講,“筆墨當隨時代”,在我看來,“筆墨當隨傳統,思想當隨時代”才是,古往今來,偉大的藝術家都是具有大情懷大境界的偉大的思想家。譬如青藤、八大,再譬如近代吳昌碩、齊白石、徐悲鴻、蔣兆和、李可染、傅抱石,現代如石魯、黃胄、王濤、吳山明、何家英、賈又福、方楚雄等。

            所謂的“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它依舊是中國畫的創作法則,“萬象源出于心”,師古人亦師造化,師造化更要師己心,故此,對于靈魂的凈化和提升便成為藝術家修行的必然要求,所謂的“求樸”、“求真”,“抱樸歸真”,如是而已,而對于藝術“真、善、美”終極境界的追求則是需要藝術家披肝瀝膽,霜晨雨夜的付出和努力方能入其堂奧!

            戊戌秋月,我為海派藝術大師陳佩秋先生與藝術大家何家英先生精心籌劃了一場名為“無負芳華”的主題展覽,轟動上海灘;己亥春月,又為我所敬仰的陳冬至先生和李燕華女士舉行了一場規模盛大的伉儷畫展,驚艷河北;秋月再為莊壽紅先生傾力策劃了“逐寫春光”主題展覽,大家云集,觀者如潮,引發了強烈的社會反響和廣泛關注。以我的眼光來看,這些藝術家們都擁有著高潔的心性,高雅的品位,高妙的才能,這些藝術家的作品,是既有學術高度,又有藝術深度,既有生命溫度,更有靈魂厚度的丹青佳構,他(她)們在用“明德”引領這個時代,我想,社會、歷史的發展乃至人類文明的進步,需要這些仰望星空的藝術家們!我感念這些藝術家們對于藝術這份執著的精神和情懷,感動作品前后鮮為人知的故事,緣于此,今將資料匯總、結集成冊以做紀念并與舊雨新知共勉之!

            庚子秋月于京華



            無負芳華   砥礪篤行

            文/趙景宇


            在近百年的中國畫壇,陳佩秋先生的繪畫藝術繼往開來,是極具歷史性意義的。她自少年始便致力于宋人山水研究尤以南唐趙幹、南宋劉李馬夏用功甚深,青年后于山水之外,更傾心于錢選花鳥,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又精研八大山人,并開始探索將西方印象派的光色技法與中國畫筆墨相融,畫風自然由早先的細描勾染轉向闊筆的花樹與精工的禽鳥,精妙的筆墨與印象的光色交相輝映,為畫界所矚目;八十年代后期,陳佩秋先生以游歷西方的生活體驗,隨即展開對印象派光色技法與傳統筆墨相結合的全新探索,并由花鳥畫科轉向山水一路,至九十年代中期而大成,為眾所驚羨,嗣后,以丹青致優,山水、花鳥齊頭并進,真氣彌漫,層樓更上,若無窮盡!依我之見,陳佩秋先生的藝術創作是以創新來體認傳統修養的,她的作品形象優美,筆墨精妙,色彩明凈,清新自然,其對畫面空間氛圍的景深妙造,更上接北宋全景花鳥的傳統文脈,將之創造性地轉化并創新性地發展成為個性的典型風貌,透過其山水背景的布陳,霧氣云光的渲染,隱約混沌中釋放出光明,她所創造的藝術作品,形象的生動、筆墨的豐富、色彩的多樣乃至意境的清高華贍,足以“奪造化而移精神”,確已臻通天盡人之境!在陳佩秋先生看來,以印象派為參照,重振并發展中國畫的色彩傳統,或許已成為她自覺的責任意識和使命擔當,她的藝術實踐也再次證明,明清傳統所倡導的“形象美不如生活,筆墨美高于生活”,固然是一條可行之道,然而,唐宋傳統所倡導的“形象美筆墨美并高于生活”,似乎更是一條藝術的“正途大道”!

            在光怪陸離的當代藝術潮流中,一位藝術家要保持其獨有的姿態是極為難得的,而這一點,何家英先生真正做到了!在他的藝術創作生涯中,作品從未也絲毫沒有時流的印痕。與之相反的是,在潮流洶涌而至的時候,他卻能夠做到以反思的方式從中超拔而出。而于潮流之外,他對現實生活敏感而又細微的觀察與表現,他對現實主義藝術理想不變的守望與執著,他的才思、才情以及由此而散逸的詩意情懷,他的唯美藝術世界所折射出來的人性光輝,加之其向來從容不迫的自信步履,都建構成為他不入時流卻又令人油然生發敬意的姿態。 對現實主義藝術理想的守望,驅使著何家英先生從令人眼花繚亂的都市生活中找尋屬于自我的創作依據。何家英先生興致盎然地體察并洞悉著現實生活,竭力從當代社會的景觀中尋求新的視覺元素。作為一名傳統文化堅定的守望者,何家英先生始終對自然與生命保持著信奉的態度與精神,無論藝術創作還是人生命運,他都力求順其自然,師法自然,注重個人的感受與體驗,以表現人性之美為其終極美學理念,正是緣于這種謙遜、通達的人格特質,使得他始終以清醒的探索姿態來面對自我、面對社會,在藝術追求中保持著殉道式的堅守,并在新的藝術浪潮中保持著他的自信和豁達。在我看來,何家英先生的藝術,已然實現了詩意和畫境的融通,他為我們營造出了一個詩畫境界與人文情懷交融的精神家園!

            陳佩秋、何家英先生的藝術,不僅形象地詮釋了傳統文化尤其繪畫藝術所展現出的精神和活力,更體現出繪畫藝術強大的生命力量!她們的共同之處,是在認同中國畫創新多元化探索的同時,依然堅持以繼承傳統、精研傳統作為藝術創作最為根本的精神旨歸,又以勇于革新、不斷創新的維新精神向藝術高峰闊步景行,毋庸置疑,她(他)們的作品,都是在接受中國傳統文化、借鑒吸收外來文化的同時,努力踐行著“洋為中用”、“衡中西以相融”的藝術理念,這,不僅體現出繪畫語言本身的智慧,更體現著中國文化的智慧!兩位藝術大家對于傳統繪畫藝術的姿態和精神是令我異常感佩的,謹以此展向兩位藝術大家致敬,并祝歲月靜好,高峰之路無負芳華,砥礪篤行!

            戊戌秋月于京華



            梅蓮并蒂   大道同行

            文/趙景宇


            畫家的藝術風格是心靈創造的產物,是畫家人生經歷、學養、生命際遇的體現,也是畫家所生存的社會之種種境域變異和發展所留存的印記。

            陳冬至先生的人物畫創作,體現著他四十余年不斷探索藝術創造的樸實心靈。上世紀六十年代,陳冬至先生先后創作了《滿倉》、《移山志》等富有時代記憶的藝術作品,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陳冬至先生的可貴之處在于,他能夠在極其嚴密的條條框框約束之下,努力發揮出自己的藝術才華:堅實的造型能力,扎實的運筆用墨和用色功底,磅礴的氣勢,發自心靈的激情流露和自幼孕育的燕趙雄豪之氣的抒發。就在他年輕的藝術熱情剛剛閃光之后,不久即步入了其坎坷的人生?!拔母铩币詠淼乃浰鶜v,諸多變故、挫折和打擊,使他長時間在畫壇銷聲匿跡,他所蒙受的內心痛苦難以言說,然而他追求藝術的信念卻始終沒有中斷!逆境中,他憑著堅毅頑強的性格,不斷抗爭,不斷求索,以至他對藝術的領悟,凡經幾變,通過形式手法上的脫化,他的大寫意古裝人物畫終于走向成熟,出現了與此前截然迥異的巨變,呈現出一種從容大度、渾樸凝厚而內含瀟灑之氣的高古風格。這種風格的變易完成,當然離不開他在逆境中的遭遇,離不開他經歷逆境而提升的寬博的同情意識,以及他那悲天憫地的仁愛情懷!

            陳冬至先生的寫意人物風格,摒棄了只注重素描明暗關系的做法,而專注于線條筆法的表現,并通過筆線探索中國人物畫的高古品格淵源。與此同時,他深入研究漢隸、漢簡、章草等書法,從中攝取具有永恒審美意義的“古意”因素。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他終于拓展出一種淳厚蒼渾、古趣盎然而又散發著現代意趣的大寫意古裝人物畫格:人物畫筆簡而草草,造型高度概括,并加以大膽意象變形。背景處理亦簡而整,與主體襯托呼應,點出意境,有些畫面還襯以底色,個別底色略做肌理,更加充分地烘托出主題,再配以或草書或簡隸之長題,既為表意,亦使畫面更加豐滿,達到了內容與形式的高度和諧。這種和諧之中,透露出一種淳樸、厚重、蒼茫、渾然的氣象。這正是陳冬至藝術風格的特色所在,這亦體現著他良好的性格和學養,也實在是燕趙大地雄厚樸實的民風對他長久熏陶的結晶。

            一直以來,中國傳統工筆花鳥畫藝術是以格調、氣韻、意境而引人矚目的。特別是宋代繪畫,自明清以降,涌現出來陳老蓮、惲南田先賢,近百年以來,則是以陳之佛先生為最,而后繼者則是寥若晨星。李燕華女士的花鳥畫很好地保持了這一傳統的規范。她的花鳥畫作品十分注重畫面的節奏和韻律,講求整體的形式感,在她所構建起的花鳥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地協調、端莊、優雅和寧靜,雖然依然可見宋代花鳥畫的情理和諧的藝術特質,然而又極為具備現代情趣。特別需要提及的是,李燕華女士除卻繪畫之外的藝術修養,尤其是其深厚的文學藝術修養,這與她長期在出版社從事文學編輯、插圖、設計工作是密不可分的。

            在物欲橫流、世風不古的今天,要從平庸世俗的功利境域里分離出來升華自身的畫格、人品乃至人生境界殊為不易,而兩位藝術家在完成了藝術和生活中的自我救贖之外也真正做到了畫如其人,風格即人,所謂“文心繪境”,“斯文在茲,如是而已!

            陳冬至先生、李燕華女士伉儷情深感慨良多,禱祝梅蓮并蒂,德藝雙修,大道同行!

            己亥春正于京華



            丹青揮灑頌春光

            文/趙景宇


            己亥初冬時節,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大慶之際,我有幸與劉曦林先生聯袂為清華美院教授莊壽紅先生策劃推出了以“逐寫春光”為主題的美術作品展,展覽在中國美術館取得了圓滿成功,無論是與會的美術界領導還是專家、學者乃至觀眾,對莊先生的作品均給予了高度評價??傮w而言,她的藝術風格的衍變、發展乃至完成,體現出她六十多年不斷探索藝術堂奧的心路歷程。莊壽紅先生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在校求學期間接受過系統的中西美術專業訓練,扎實深厚的藝術功力為日后的寫生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加之她獨特、豐盈的人生經歷鑄就了她堅韌不拔的性格特征,這在她的花鳥畫作品中得到了充分而又集中的體現。

            莊壽紅先生是一位有著非常強烈的使命意識和責任擔當的藝術大家。數十年來她不斷在思考和探索中高山景行,對當代大寫意花鳥畫藝術的探索意趣涉及到了諸多方面,繼潘天壽、郭味蕖之后,尤其繼王晉元、郭怡孮之后,將花鳥和山水有機的重組結合,可視為莊壽紅先生所建構起的新的花鳥畫大氣象。她的“花鳥與山水以相融”的藝術理念,其意義已遠超一般性的方法與技巧范疇,從而具有了藝術史的價值,為新時代的花鳥畫藝術成功地指引了一種變革的方向!當她所妙造的花鳥畫藝術以排山倒海之勢進入到我視野的時候,我能夠真切地感受到莊壽紅先生的所思,所想,更能夠深刻地感受到她的氣度,她的胸懷,她的境界!《艷剪春光》《江山多嬌》《點綴江山天地春》《青山意氣生嫵媚》等作品可視為其苦心孤詣探索的經典之作。

            魯迅先生有言,“創作,總根于愛”。莊壽紅先生熱愛生活,擁抱生活,她命定般地投入到了大自然的懷抱之中,以"逐寫春光“為使命,描繪祖國的山山水水,這在她所創作的云南西雙版納熱帶雨林作品中得見一斑?!跺惏婕{》《天堂版納》《璀璨的版納》《版納滴翠》等作品的精彩呈現,體現出她深入生活,對大自然的深切生命體驗;她涉歷了美、非、大洋洲以及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諸多地域和島嶼,對熱帶、亞熱帶雨林的奇特景觀和地域風情的感受,令莊壽紅先生內心深處生發出澎湃、豪邁的激情,讓她強烈地感受到自然深處的大美,又令她對生命的瑰麗產生無限遐思……………《悉尼紅花》、《奔跑的依姆鳥》《肯尼亞的陽光》《美麗的斯里蘭卡》《阿魯莎的樂手》等作品,正是她不斷逐寫、描繪人間萬物、大千世界生命歷程的真實寫照!她在追尋塵世間的大美,她在開掘中國畫的壯美,她在不停追逐、奔跑的同時,以強悍的英雄氣概,創造出了獨特的藝術世界!她把源自靈魂深處愛的情思,化作一幅幅水墨丹青,為江山作史,為民族鑄魂,她的風神灑落在其逐寫的美麗春光里灼灼其華,恰如馮遠先生在開幕式中所講的,“她的作品巾幗不讓須眉,完全是一副大丈夫的氣概!透過這些線如屈鐵,石如斧琢,色墨交融,筆墨酣暢的畫作,誰又能想象力真豐富它是出自一位江南女史畫家的手筆”?這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雄渾、博大的生命氣息和精神狀態,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所需要的民族之魂!莊壽紅先生關愛生命,關愛自然,由她親擬的畫展主題“逐寫春光”,也正是其畢生藝術追求的凝煉和總結。莊壽紅先生八十多歲高齡還在不斷推出新作,并以鴻篇巨制回報這個時代,我們文藝工作者一定要學習她的這種精神,努力創作出無愧于我們這個時代的好作品,就像習近平總書記教導我們的,與時代同步,以生活以人民為中心,以藝術家的“明德”引領這個時代,創作更多的“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精品力作,一定要為這個時代留下讓大家“記得住、傳得開、留得下”的好作品!莊壽紅先生的花鳥畫藝術是真情、真膽、真魂的高度結合,更是她奉獻給我們這個時代這個社會乃至這個民族的一瓣心香!

            庚子秋月于京華

            責任編輯:靜愚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323(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2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