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紫砂陶技藝演進

             拿《陽羨茗壺系》(明朝周高起著)、《陽羨名陶錄》(清朝吳騫著)和《宜興縣舊志》等史籍的記載,來跟羊角山古窯址發掘所得殘器的制作工藝結構、手段,以及南京外吳經墓出土的那件紫砂提梁壺的制作工藝技法對照著揣摩,可知史籍文獻的記載是正確的;紫砂陶因宜興制陶工藝不斷演進而誕生,這個觀點是研究紫砂歷史得出的?!蛾柫w茗壺系》的“創始”一節及《宜興宗舊志》的“藝術”一章,都這樣記載著:金沙寺僧久而逸其名矣,聞之陶家云:僧閑靜有致,習與陶缸甕者處,“摶其細土,加以澄練,捏筑為胎,規而圓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蓋、的,附陶穴燒成,人遂傳用。”又如《陽羨茗壺系》的《正始》云:“……供春于給役之暇,竊仿老僧心匠,亦淘細土摶胚,茶匙內中,指掠內外,指掠內外,指螺紋隱起可按,故腹半尚現節腠,視以辨真。……”但這些文字的說法,可能使局外人摸不著頭腦。

              在清吳騫著的《陽羨名陶錄》里編載周容的一篇《宜興瓷壺記》,介紹了砂壺的制作技法,稍覺合理,但文章好杜撰術語,使人費解,且文字佶屈聱牙,艱澀難懂,即使陶人,若淺于文理,也不易領會。這里僅就文中技藝改革演部分,斷章摘引幾句,以說明紫砂創始之技法:“……始萬歷間大朝山僧 (當作金沙寺僧)傳供春;供春者,吳氏之小史也,至時大彬,以寺僧始止。削竹如刃,刳山土為之。供春更朽木為摸,時悟其法,則又棄模,而所謂制竹如刃者,器類增至今日,不啻數十事……”這些話顯然是作者周容實地看制壺的全過程,又向陶人了解砂藝當時及以往的一些制況后記下的。

              對照早期的紫砂器 (如羊角山發掘的殘器和明吳經墓出士的提梁壺) 不難發現,其成型方法多和手工日用陶砂鍋小罐等的制法相一致。周文中提仙了金沙寺僧削竹如刃的手工捏作及供春朽木為模的成型技法,實際上,用模制壺的技法,金沙寺僧和供春之前很久便有人運用。倒是“時悟其法,則又棄模……”這一點我們確實應該承認。揣摩時壺及明代民間的傳器,可以看到時大彬后來的制作方法確有了突飛猛進。最大的改進是用泥條鑲接拍打憑空成型。紫砂藝術發展到這一階段,遂真正形成宜興陶瓷業中獨樹一幟的技術體系。這種也經過時大彬以前的父輩們 (包括時鵬、董翰、趙梁、元暢四大家在內)的共同實踐,但時大彬是集大成者。經他的總結力行,成功地創制了紫砂常規上的專門基礎技法?!睹珍洝吩疲?ldquo;天生時大神通神,千奇萬狀信手出。”這樣的贊頌,唯時大彬足以當之。幾百年來,紫砂全行業的從業人員,就是經過這種基礎技法的訓練成長的。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169(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8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