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淺說宜興紫砂傳統全手工成型技法

            徐立

            前面我們已經解析了宜興紫砂傳統全手工成型技法(后稱傳統全手工)的特點,其主要區別于現今紫砂工藝中出現的石膏模型成型法、轆轤拉坯、機壓成型、及非傳統全手工等等新的紫砂工藝。

            近幾年才出現的手拉坯、灌漿成型、機壓成型,但其原料的性質已與一般定義的紫砂泥有了本質的區別。一般來說紫砂成型工藝都是手工完成,只是區別于借助的工具、模具不同,石膏模型、樹脂模型、鐵轉盤、轆轤車刀等新手段的出現才體現出其中的差別。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所謂的模制壺的流程,才能理解全手工與模制壺(即一般說的半手工)的區別。

            模制壺的流程大致如下:設計、畫樣、打樣做泥?;蚴嗄?,翻模、擋坯成型、燒成。設計打樣中有自己設計畫樣、做泥模、石膏模;也有全部由他人代勞;也有拿照片或自己的圖樣由人代勞。這其中區別在于是自己的創意還是抄襲他人作品創意或模仿傳統歷史作品。接下來的翻模一段由專業人員完成(當然也有少數是作者自己完成),而擋坯成型中有作者自己完成的;也有請人代作半成品、自己完成了坯的;也有完全由其他人代勞的。所謂擋坯成型最主要的是借助石膏模型來完成壺身的工作。

            這里就涉及到前段時間收藏家疑惑的問題——代工貨。所謂代工貨,也有程度深淺、作者負多大責任的問題,對其不能以偏概全。這其中也有以負責任的態度借助他力彌補自己力所不及的,這其實在藝術界也很常見,如羅丹的作品、畢加索的作品,歸根到底也就是一個作者的誠信及社會誠信的問題。

            我們從模制的流程中可以看到,如果同一個人做同樣的壺,由于壺坯(主要是身筒)是從同一模具中出來,無論怎么變化,它的造型基本不變。線的韻律是固定的,只有“做工”也就是工藝中技藝的好壞,也就是泥坯的干凈、清爽了,最終體現的是工藝的技術性,而工藝之個性與藝術性相對較弱,當然不同的人使用同樣的模具做出來的壺也是有很大的差異的,這是人與人之間的工藝中技藝的能力上的差異,即動手能力的差異。其與傳統全手工成型相比省略、簡化了的工藝流程就是身筒的拍打、定性及嘴、把的捏制,而其恰恰是工藝中對人的能力(也即功力)要求最高的部分。

            與傳統全手工工藝相比,它的最大優點是工藝中生產效率的提高,及工藝人員的培訓周期大大縮短,由于使用石膏模具,同一個人生產同一品種可以大大提高產量、且質量得到基本保障,這也是現今從事制壺的人數量多,且與歷史上的產品相比茶壺的質量大大提高的原因吧。石膏模具的出現對紫砂工藝的發展產生了顛覆性的改變,至于發展的結果是好是壞,現在也很難作出明確的判斷,只能讓歷史時間來作公正的判別??梢灾v現在大部分從事紫砂制壺的人成型方法已與傳統全手工的成型有了質的區別。這也是我提出為什么宜興紫砂傳統全手工成型技法只能定義到1958年這個時間的原因。(另一原因是學徒的方式)

            近年來,由于紫砂市場的興旺、其它陶瓷行業的不景氣,社會上的人才都涌入紫砂行業,一些能工巧匠自學成才、或初窺紫砂工藝后借助其它工藝,一些非傳統意義上的全手工成型手法層出不窮,人才輩出。在0六年全手工操作評比中有參評者的手法,以前我們是聞所未聞或只聞不見,就連有些從事傳統工藝幾十年的評委也嘆為觀止。尤其有一些是靠模仿名人名作自學成才的,他們也是通過反復臨摹、揣摹,辛勤勞作再借助一些新的工具或手法,使自己的壺藝達到一定的工藝水平,也使“全手工”的概念增添了一個新的內容,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要在全手工前面加“傳統”兩字的原因。

            那么,傳統全手工與非傳統全手工的區別有多大呢?這恐怕也是許多收藏者最想了解的。

            我通過這幾年學習傳統全手工成型技法,體會最深的有以下幾點:

            第一點:傳統全手工是幾百年來能工巧匠的集體智慧與經驗,它在工藝流程中手法的合理、巧妙,及與人的身、心的結合得完美有時無法用言語去表達。舉個例子:如“拍身筒”這個工藝流程,前不久與葛陶中老師的交流中他談到,原來他對“顧老”提出的“留一點”的理解不深,但隨著90年代后期重新認識傳統工藝的重要性,體會也越來越深。“留一點”(宜興俗語“讓”)本身就是心與壺之間的交流,只有心有體會,才能體察留一點的蘊涵。從拍身筒、趕身筒、竹篦子篦身筒,有些感覺只能意會而不能文傳,而恰恰是作品上的“留一點”,它就有了生命氣息,俗語就是“活了”

            而非傳統的全手工的能工巧匠,主要是半路出家或自學成才(有些人甚至投拜“名師”,但“名師”教給他們的東西太少了)。他們的學習主要是通過模仿名人名作或歷史上的一些優秀作品,追求的是造型的“型”、“準”和工藝上的技巧即“做干凈”。據我所知,有些巧匠在模仿顧老的作品時,有的用車刀車外形,有的用外形卡片卡外輪廓線等等,手段各種各樣、變化萬端??偟膩碚f光拿他們的茶壺看,一般人都會覺得造型已經很漂亮,工藝上也幾乎無可挑剔,即使打上顧老的章幾乎可以“蒙”行內人了。但假如真的拿他們的作品與顧老的放在一起,他們的茶壺就讓人覺得如我們行內人老說“差一口氣”,這一口“氣”其實就是作品的生命、活力,也就是前面陶中老師所說的“留”那么一點,它就“活”了。另外,傳統工藝中的“口授心傳”的經驗,規律是他們無法知曉的。一但離開了“母樣”他們就無法立足了,而今天這些人的作品在市場上備受推崇,反而映襯了傳統全手工手工工藝的傳承的衰萎。當然,欣賞的人也只能意會,只有培養自己的涵養與眼光,提高身心的修養,日積月累慢慢地才能學會與“壺”對話交流,才能體會到“壺”的生命與活力。

            第二點:傳統全手工工藝在工具的使用、理解上有別非傳統的。傳統全手工講究合理使用工具。人事活的,工具是死的,只有合理地使用工具才能用“活”、用“巧”。

            在紫砂工藝中,工具是很特別、很重要的內容,壺藝越講究精致,工具也越講究。茶壺身上的內容是通過工具來表達的,一個合理的、講究人體生理功能力學的工具能清晰、簡單地達到目的。另外在加工工具的過程中,體現出你對作品的理解,尤其在顧派傳承中特別講究工具制作的方法的傳承,同時要講究“活”用、巧用。例如:顧派的傳承中有一套篦身筒的篦子,趙江華老師老說它是“萬能篦”。其實它是“活用”工具的典范,是對壺的外形的充分理解、融合貫通后的產物。講到“巧用”工具,我自己碰到過幾個自稱全手工作壺的能工巧匠,其中有一個還是投拜在大師門下的,在交流中說起珠車的巧用,他們都是從未聽聞過,甚至一竅不通。傳統全手工的學習中講究對泥性的認識,及泥料的硬爛的體驗,只有對泥有了充分認識,才會“巧用”工具,如在仿古壺的制作中,壺身的滿大只、口線、蓋線可以巧妙套用同一把珠車,但這些“巧”用經驗都是師傅“口授心傳”給徒弟的。不是自己能自學成才的。

            第三點:在紫砂壺的一些附件加工方法上,傳統全手工與非傳統的已經有了質的改變,如傳統的捻的子變成了車的子,勒子口變成了車子口、套子口,通嘴變成挖嘴、灌嘴等等。這些工藝上的改變其實是用機械的手法代替手工操作,從而抹殺茶壺上人性的魅力。舉個例子,篦蓋子的篦變成勒蓋子的勒,手法上就完全不一樣。篦是用傳統的竹篦子篦蓋形,在篦的過程中一直要“讓一點”,也就是“留一點”,而勒蓋子是用塑料片套出蓋虛片的外形,一勒出來就不變了。當然捻出來的的子不會有車出來的規整,勒出來的子口不會有車出來、套出來的子口圓整,但恰恰是這些作品上的不規范,不完美體現了作者對人性本能的挑戰和對完美的追求,也就是作品上的人性美、殘缺美。

            以上只是本人的一點心得體會,由于本人對于非傳統全手工手法的了解不深入,有些孤陋寡聞,它的獨特與優越性不能充分表達與闡述,希望以此文為契機能與他們切磋交流。因為非傳統全手工的手法也能制出優秀的作品,也有成功的能工巧匠,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一些手法也會逐漸融入傳統工藝中成為其中的一部份。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1.263(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2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