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傳承紫砂陶刻裝飾文化之我見

             傳承紫砂陶刻裝飾文化之我見

              錢一清

              宜興紫砂陶刻以溫潤樸茂的“五色土”為載體,獨具匠心的表現形式,淳樸雅致的迷人風采,精湛絕倫的手工工藝與紫砂同行,與紫壺同譽。宜興紫砂陶長盛不衰,在于她豐厚的文化底蘊,這同紫砂陶刻的文化與藝術品位及其內涵是分不開的。

              紫砂陶刻,是一種情感和生命的形式,是紫砂文化進步的重要條件之一。人,透過語言做思想上的交流,透過藝術的形象做心靈的交流。紫砂陶刻,既是物質產品,又是精神產品,她將詩書畫銘吸納交融,使其充盈文化味和書卷氣滿足了人們的審美情趣與鑒賞需求。中國紫砂陶藝史,一直延續著陶刻裝飾文化,我們要在傳承中,將其發揚光大。

              一

              紫砂陶刻裝飾是一門學問,也是一門對文化人具有特殊魅力和誘惑力的藝術。在今天,文人參與仍是傳承這一藝術的有效途徑。紫砂素面素心,加上精湛的工藝技術,更充分發揮了其渾厚大氣、樸實無華的特性,在紫砂胚胎上銘文作畫,只需提筆畫稿或以刀代筆。對文化人來說,這是一種藝術的享受,也是藝術情感的宣泄。因此當代諸多文人雅士都樂于此道。

              紫砂陶刻的神韻雖具金石味,但必須在金石味中注入“泥刻味”,或者說是一種紫泥刀痕的獨特美感。正因為如此,紫砂壺的雕刻不同于一般的雕刻,也有別于漆雕和其它陶瓷刻繪,以刻繪國畫為例,它是在紫砂陶坯多角線條等復雜的造型上進行操作的,畫面與畫稿相似,書畫以外也有印章款識,但布局上有所不同,需按照紫砂壺各種造型分別對待。而成功的刻痕別具筆墨意味,要求清晰而層次分明,刀法既定就不能更改,真正做到刀刀見筆,一件優秀的紫砂壺制品,在成功的造型上進行精致的鐫刻,儼如一幅完美的中國畫。所以紫砂壺有其獨特的民族風格。文人參與其中,就能起到輔導、示范、激勵的作用。最初,紫砂陶刻裝飾是由制壺藝人署名落款而逐漸發展起來的一種裝飾形式,后來由于茶事興盛和紫砂壺的社會影響,愛好者追求書法藝術和銘刻趣味,這就吸引了社會上不少精于品壺的文人墨客特別是書畫家、金石家紛紛介入其中,有的人不僅出樣訂制,還揮毫飾壺;同時,刻劃、裝飾的部位也延至壺的肩、腹、蓋面等顯眼處了。其中最有影響的當屬清嘉慶道光年間的金石家陳曼生設計的壺樣,由陳曼生及他的幕友撰詞作畫鐫刻于壺上,促進了紫砂陶刻工藝的發展。

              現時,文化人的審美情趣,促使宜興紫砂陶較好地傳承了傳統,使紫砂陶藝作品更美、更雅更具傳統文化特征。在江蘇省有一大批著名的文化人先后參與到宜興紫砂陶的創作、研討中來,不少人為宜興紫砂陶著書立說,為藝人樹碑立傳,傳承了紫砂文化歷史,使后人研究紫砂有了文字依據,也提高了紫砂陶的身價,確立了紫砂在中國陶瓷藝術之林的地位。目前,多數文化人的直接參與方式主要還是在陶刻和文化服務層面上。

              紫砂壺是宜興對外的一張名片,紫砂陶制作工藝已由國家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予以保護,并且向聯合國申請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其中涵蓋了紫砂陶刻這一元素。因此,堅持文人參與,做好紫砂陶刻大文章,顯得尤為重要。許多傳世名壺正是“字以壺傳,壺隨字貴”,造就了珠聯璧合、世代相傳的藝術價值。在市場經濟條件下,要進一步完善文人參與的運作機制,力求使能工巧匠和高級專業人才在全體規模上得到提高。目前,存在一種隨機、隨緣,甚至以個人好惡取舍“邦扶對象”的方式,使一部分技藝基礎較高的藝人難以得到高人的指點,因而影響到一部分優秀人才的成長,難以脫穎而出,實為一大憾事。筆者在實踐中體會到聽取專業人士點評作品,是十分有效的“再教育”方式,不妨引入市場機制,開創以點評結合基礎知識和藝術規律認識論的輔導模式,每年1-2次,持之以恒必能有所建樹。同時,還希望有研究紫砂陶刻的專著問世。建議出一本《古今紫砂陶刻大觀》一類的書,把古今千百種重要紫砂陶刻作品結合書法知識、作者流派等相關內容,加以評價和賞析。在批評分析時,可以用傳統的方法,也可用現代美學的分析方法。這本書最好是集體編著,以作者各自慣用的風格撰寫。這本書對于紫砂藝人必是有用的參考書,對于紫砂愛好者乃至書法愛好者也是有益的讀物。

              二

              創新是中國工藝美術的必由之路。紫砂藝術的創新不是離開傳統另搞一套,而是在傳統的基礎上加以發展,傳承是為發揚光大,傳承也不是將傳統的一切內容、形式都原封不動的因襲下來,而是要將此前的歷史傳統與當前的時代風貌相結合,在吸取傳統精華的基礎上創新。

              紫砂陶刻裝飾由于自身固有的特性,較之其他藝術,其創新要受到多方面的制約,只能從具體的作品出發,因品種制宜,因特點制宜,因條件制宜,因市場制宜。
              紫砂陶刻裝飾要提升、豐富表現手法,適應紫砂陶藝自身發展的需要。藝術無止境,紫砂陶藝的創新節奏日益加快,一些應時應卯的“訂單”,也促使創新提速。例如,以彩釉或類似方法以“彩照”代替陶刻表現人物形象已經出現多年,雖有現代感,但與紫砂陶簡練質樸之形、淳厚典雅之色、安祥恬靜之態不相和諧,不能充分發揚紫砂藝術的優勢。這里提出一個問題:陶刻能否在表現人物方面引人入勝?回答應該是肯定的。陶刻完全可以通過線條起訖,刀鋒收放,刻劃人物個性,表現風姿神態。陶刻易于進刀,刀口殘缺之美得天獨厚,是其它任何藝刻所不能比擬的,“刀”走龍蛇更是自由;而且,點綴于線條上的殘缺點,倍增觀賞情趣,傳達出一種音樂般的韻律之美,一種“奏刀”的節奏感,從而給人以緬邈刀聲的藝術享受。而這無論從傳統和現代的眼光看,都是易于被接收并引起共鳴的。陶刻藝人應在表現盲區和表現難點上取得突破,更重要的是拿出好的作品。筆者以為,宜興紫砂人物陶刻的水平,尚未達到武漢人像瓷刻曾經達到的高度。

              紫砂陶刻裝飾要十分講究運用刀痕表現刻劃對象,要以刻飾創造出經典傳世佳作。這是創新的題中之意。藝人個人修養應包含用刀理念和技藝、技巧,要形成個人風格。紫砂陶刻的刀法大體可分為兩大類,即“雙刀正入法”和“單刀側入法”。雙刀正入法是兩面用刀起底要刻出底面為三角底、平圖底、沙地自然形底等,猶如碑碣石刻,此類作品多見纖細工整,嚴謹端莊和清秀俏麗之作。單刀側入法運刀必須胸有成竹,自由馳騁,猶如天馬行空,刀法多變,可輕可重或虛或實,可粗可細,或刮或劃,粗獷豪放,耐人尋味。也可借鑒瓷刻、銅刻等兄弟藝術的用刀方法,但借鑒不是照搬?,F時,有些紫砂壺面刻字較多,陽文淺底,底紋粗淺如鐘乳石面,似與銅刻近似。此法雖能表現書法本來面目,但紫砂陶刻的美感和特點也消失了。紫砂陶刻的文字源于書法又區別于書法,以一種獨特的內在氣質,從整體上表現紫砂陶藝的精、氣、神、韻,這才是特別值得推崇和稱道的。

              在今天這個開放和物質文化高度發達的社會環境中,人們的審美情趣出現了多樣性、邊緣性的特征,年輕一代更追求個性化。為適應市場需要,紫砂陶刻裝飾也要適度關注現代題材的表現。表現現代題材不僅不排斥合理的想像和夸張,還應提倡浪漫色彩與民族色彩的渾然一體;紫砂陶刻素以表現工整畫面見長,而表現現代題材不妨考慮寫意與渲染,鼓勵創作的多樣性,以適應不同愛好者的接受心理。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105(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1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