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用現代審美理念攀登紫砂壺裝飾新高

            紫砂壺之所以和其他工藝品有很大的區別,是在于它既有實用性,也有陳設欣賞性,更具有收藏性。紫砂壺極具特色更區別于其他茶具。人們收藏、欣賞和使用紫砂陶,正是因為它特殊的材質所具備的特殊性能。運用形象思維和現代審美觀念,駕馭一定的材料,采用特殊技巧和方法,進行符合本質或外在特征的藝術處理。使作品更賞心悅目,更具神韻,這一直是本人追求的一種境界。
            紫砂陶性格質樸文靜、雅致、素面素心,浮艷基本與它無緣,紫砂陶以其獨特的拙樸、明秀而顯現出高潔的美容美質。而歷代紫砂藝人因素質、氣質、美學追求不一樣,從而形成不盡相同的藝術裝飾風格。如:施釉裝飾、粉彩裝飾、包銀包錫裝飾、陶刻字畫、泥繪裝飾、鑲嵌等。這些傳統裝飾手法有的被傳承,有的被舍棄。但藝術創新的成就不大、步子不快。這一直是困擾我們這輩的心病。沒有比在藝術上強調某種不可動搖的定律更有害于藝術了。也許今天人們已經學會了對藝術創新的寬容,已經很少有人用離經判道、數典忘祖之類咒語來對待藝術的探索了——因為事物發展的邏輯已經揭示了它自身的必然的過程,假使現在有人硬抱著僵死的程式不放,并且大放厥詞,人們就不會認真對待了?,F代社會已呈多元格局,人的心態已不再固步,多元化、多樣性、多方式盡可占據自己的空間,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因此創新和傳統的關系,就可解釋為共存的不相侵犯的關系),當藝術的邊界不斷擴展,它的內涵不斷豐富,人們對它的認識勢必隨之變化、擴展和變化造成了藝術的“本質”及“內核”的逐步消解,造成了對藝術這個“詞”的闡釋上的歧義,按照畢加索的說法,這種狀況不是因為進步的結果,而是“變化 ”的結果。
            我欣賞和敬佩我父親的求進、求新和銳意的藝術創作風格。他成就了“堯臣絞泥壺”,他對絞泥藝術所作出的全面的系統的級具獨創的貢獻無以倫比,他充分利用紫砂泥料所特有的肌理、質感,高潔的造型和不同泥色的變化的特點。在胚胎成型過程中同時完成裝飾工藝,確保了壺體的質量,使造型更趨安定和穩重,增強了韻律和節奏,使之質感完美、內涵豐富、凸現神韻。父親的代表作“方云中壺”,“華徑壺”、“天際壺”、“聽雨壺”等,足見非凡。
            父親常對我講,他之所以鐘情絞泥,亦是綜合比較各種裝飾手法的利弊之后才精研的,這對我啟發很大,亦促使我對傳統裝飾手法進行全面了解和系統的研究。
            對于粉蝶和施均釉裝飾古人看法極不一致,李景康、張虹合撰的《陽羨砂壺圖考》說:“原色加彩五色花卉,極為工致。”而吳騫則評價說“陽羨茗壺,自明季始盛,上者與金玉同價,百余草本,名輩既盡,時時所制,率粗俗不雅,或涂以黃丹,無一可以清玩”。阮葵生在《茶余客話》中也說:“近時宜興砂壺,復加饒州之鎏。。。。。。光彩照人,卻失本來面目。”因為均釉和粉彩顏料的主要原料是鉛、玻璃、配制時加入硝、砷等有毒原料??梢姼静荒苁褂糜诓惋嬈髅笊?,裝飾亦不足取?,F在的化驗手段更趨科學,身體健康是第一財富。
            所謂包錫、包銀裝飾就是在紫砂壺上包裹一層錫皮或銀皮,紫砂胎一經包裝,它貯茶的優良物理屬性便得不到發揮,更不要說他樸素端雅的外在風貌也無從窺見,純粹錫壺,作燙酒和煮水之用,古已有之,也似乎用不著內綴砂胎;錫也不屬貴重金屬,包錫也提不高身價,而紫砂壺一旦包錫,必然沉重,給人以呆滯之感,外形和實際使用都顯不出優越性來,至于有的收藏者所喜愛的或有收藏價值的茶壺有所破損時,為了彌補和挽救所作出的相應包錫、包銀方法,另當別論。
            泥繪和陶刻字畫裝飾可算是一種上乘之作,但歷代藝人的書畫技藝比起專業的書畫家來說尚有很大距離,歷代傳世作品最有名的當推“曼生壺”,只有文人書畫家來參與和提倡泥繪和陶刻裝飾,將文字、書法、繪畫、篆刻溶于壺藝、茶藝中,才成為紫砂裝飾的主流,然而這畢竟是一種時尚,種文人借壺發揮的時尚,對于制壺藝人來說,更需要的是現實。在自己無法實踐書畫陶刻的情況下,亦不會把胚胎擱著等書畫家來陶冶性情。藝人自己創作的陶刻書畫亦因專業性成就不夠,怕文人“笑話”。亦有因壺體造型不合人書畫達意,而無法合作。
            近幾年來本人在鑲嵌裝飾工藝上作品不恰當,過分繁復,比例失調,遮蓋紫砂陶質樸的本質,不能顯示紫砂陶的優良屬性,也就違背了我們對紫砂陶的審美心愿和心靈追求的本意。傳統金銀絲嵌的操作方式是先將設計好的紋飾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110(s)   10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9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