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厚重的藝術人生——記紫砂大師葛岳純

            宜興紫砂作為優秀傳統藝術,實用而風雅,不僅用來泡茶蘊香,麗質的泥土,精湛的工藝,高雅的品味,純青的窯火,使紫砂藝術素而工,淡而雅,“發至纖于簡古,寄至味于淡泊”,大有素樸而眾美從之之美譽,已經從一般的民間用品,躍身為當代藝術新寵。紫砂藝術家以弘揚文化,傳承藝術為己任,受到了廣大紫砂愛好者的熱情推崇。高級工藝美術師、著名紫砂陶藝家葛岳純先生,以堅實沉穩的腳步,走出了一條厚重的藝術之路,紫砂作品在沉凝大度中綻放著奇異的光彩。

              葛岳純先生出身于制陶世家,先祖葛明祥是名震江南的制陶大家,顯赫的制陶家史,為葛家贏得了久遠的聲譽,作為葛氏傳人的葛岳純先生,從父輩手中接過家傳手藝,承前啟后,開始了自己淡泊而充實的藝術人生,他懷著一顆念祖傳承之心,從學習均陶工藝入手,平心靜氣,揣摩實踐,一干就是幾十年,蹉跎歲月,生活磨礪,藝術雕琢,使葛先生的制陶藝術日臻完美,幾十年來他創作的“花盆”“花瓶”“香薰”“壁畫”“地震儀”“如意對象”等陶藝作品,由于構思巧妙,設計合理,工藝精湛,大小適宜,上釉色調考究,制作難度大等藝術特點,多次榮獲全國陶瓷工藝評比一等獎、行業金獎和江蘇省陶藝創作一等獎。其“特大長方盆景花盆”“蓮生吉祥對象”等陶藝大型作品,以其獨具特色的造型工藝,作品端莊大氣、沉穩莊重、寓意深刻被國務院紫光閣陳列收藏。八十年代開發設計制作的大型實用性“陶亭”作品,再次榮膺江蘇省陶藝設計一等獎,被國家列為小康住宅建設推薦使用產品。先生從藝的每一步,都留下了深深地腳印。堂堂乎師范弟子,正正乎引領后生。

              一名紫砂陶藝工作者,靠著世家的傳承,天生的悟性,誠實的為人,和對陶藝事業的熱愛,在藝術之路上不懈探索,在繼承中不斷創新,終厚積而薄發,繼而連續獲獎。葛岳純先生作為陶藝獲獎大戶,自然贏得了眾多的榮譽和贊美,社會的知名度不斷攀升,名人名作開始被競相傳送。葛先生早年就被贊譽為“制陶狀元”,獲此殊榮可謂名副其實,眾望所歸。上世紀九十年代作為陶藝專家,葛先生不負眾望遠赴阿曼傳授陶藝技術,為阿曼國制作民族文化遺產的微縮景觀“阿曼古城堡”陶藝作品,贏得了阿曼、西班牙等國家領導人、藝術家的高度贊揚。走出國門,播撒華夏文明,這又一次藝術上的成功。葛先生內外兼修,藝高身正,口碑極佳,無愧名門之后、無愧“狀元”先生。

              陶都的泥土,有著神奇的傳說,黃龍山的“富貴土”,是上帝對宜興人的厚愛,“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葛岳純先生憑著自己對故鄉的摯愛,和幾十年制陶的深厚功力,小跨步大躍進,涉足紫砂壺藝舉重若輕,盡顯風流,先生端莊、大度、精道、俊逸的陶藝風格,表現在紫砂壺上,更加清新典雅、素樸自然,賞其壺型,觀其壺韻,看其肌理色調,在毫厘間精致到位,點線面過渡自然,欲柔欲剛,素雅中庸,紫砂壺彰顯著一種溫潤如玉的君子風范,文玩清賞,令藏家愛不釋手。

              由于先生的傳統功力扎實,對工藝理解到位,對造型眼力準確,所制作演繹的經典紫砂壺精道傳神,惟妙惟肖?!把┤A壺”六方壺體泥片鑲接,制作難度很大,想要做好做到位,沒有相當的功夫不敢上手。觀賞葛先生“雪華壺”壺,從壺的頂部六方造型壺“的手”開始,一直到六方型壺“底圈”,六方造型上下共分九層,角對角,線對線,六個壺面上下貫通,渾然一體,壺蓋可任意調換角度,與壺口配合嚴密分毫不差,展現了點線面的最佳組合。俗話說,行家以上手就只有沒有,遠看壺型整體氣韻流暢,近品做工精美無暇。紫砂是有生命的藝術品,在葛先生的手里更顯出生機勃勃,親和無限。

              “四方竹鼎”壺、“青玉四方”壺、“合菱”壺等,均是不可多得的傳統造型,美輪美奐的經典風采,造型的每一根長、短、曲、直線條,行家早已如數家珍,耳熟能詳,故一般人不敢制作,葛先生胸有成竹,眼高手高,以自己對傳統文化的理解和情感,駕輕就熟,自然天成。用上好的泥料,打泥片鑲圍身桶,“即雕即琢,如琢如磨”,框架結構看素養,細微之處見技巧,泥火相生,天人合一?!八姆街穸Α眽亓Π紊劫?,肌健圓潤,敦厚憨態,豪邁之氣貫于壺中,厚重中韻含著智慧,堪稱大巧若拙的典范?!扒嘤袼姆健眽厥窍壬慕茏髦?,作品表現出大氣強壯的生命力,“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漢風唐韻,雄姿勃勃,使人震撼?!昂狭狻眽乇葌鹘y造型微微稍扁,造型更加可人,菱花線波折飄逸,凸凹韻致,溫情古雅,盈盈一握,似在清風明月間,體味“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茶不醉人壺醉人了。葛先生少說多做,泥案之上專注忘我,用摯著和硬功告慰先賢,詮釋著經典?!霸萍缛缫狻眽?、“潤玉”壺、“菱花”壺“線圓”壺“四方”壺“漢方”壺“六方”壺等十幾個壺型作品,先生無不傾心盡力,精益求精,每一把皆為精品佳作。一把“九龍”壺,把先生的技藝和情感推上了高潮,九龍盤壺戲珠,浮雕云騰致雨,精致于細發,大氣于天地,寓意天降祥瑞,國泰民安。每一把壺都是作者情感的傾訴,葛先生的性情深藏不露,含蓄而中庸,卻總能在自己至愛的陶藝中靈性放大,釋放情懷于紫砂壺上,藝術大作綽綽風姿。

              名工名士聯袂創作,在丁山留下了許多的佳話。先生德藝雙馨同樣深深地吸引著文化人,當今國內書畫界的眾多大家,都喜歡與先生聯手,中國書協主席沈鵬先生為其“天際壺”書寫“天地和氣”;著名陶刻家陳復澄先生,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阮文輝,著名學者陳傳席、李延聲、晁谷等文化界名人,都是葛岳純先生的至交,他們多次成功的合作,壺、缸、盤等佳作跌出,提升著紫砂的文化品位,葛氏陶藝在精致精煉中,刻書畫于其上,在文通氣貫中,更加博得文人的青睞。

              冬去春來,寒來暑往,五十載風雨歷程,葛岳純先生作為近代宜興紫砂復興的參與者和見證者,成為一代陶藝名家,振興紫砂藝術功不可沒。先生侵染與傳統文化之中,修身齊家,明德守禮,尊師重教,用真心揣摩前輩陶藝精髓,用感情傳承藝術經典。面對斐然的成就,看著在藝術上展露頭角的兒女,先生陽光坦蕩,無怨無悔,在“智欲其圓,行欲其方,剛柔并濟,允克用藏”的經典哲學中,求得淡然從容,胸襟豁達,藝術長青,繼續書寫自己厚重的藝術人生。


            責任編輯:楊小薇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597(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5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