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張守智與紫砂的不解之緣

              (1/2)

              (2/2)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在與紫砂藝術大師們交流的時候,回憶起新中國的紫砂藝術史,他們都會自然而然地提及與著名教授張守智解不開的淵源。張守智作為新中國紫砂藝術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推動者,在紫砂人心目中有著極高的威望。他在教學上的孜孜不倦,在藝術上的上下求索,在設計上的激情勃發,都引領著紫砂人向融匯古今、勇于創新、超越自我的目標不斷前進,開一代紫砂藝術創作的新風……

            新中國首批陶瓷人才

            新中國剛剛成立的時候,中國陶瓷業工業化生產剛剛起步,陶瓷教育遠遠跟不上整個行業發展的需求。1950年,北平國立藝專經國家批準轉為中央美術學院,1951年,張守智以第一批學生的身份入學。與他同一年入學的學生當中,一共有4個名額分配給了陶瓷專業,張守智正是這4人當中的一名。據張守智回憶,當年的這4名同學畢業后,一位去了景德鎮籌建景德鎮陶瓷學院,一位分配到了輕工部,他自己則和另一位同學留校做了教學,繼續為國家培養陶瓷專業人才。作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陶瓷專業人才,他們走上不同的崗位,為中國陶瓷的發展開枝散葉,也是他們為整個陶瓷行業播下了第一批新思維的種子。

            為了進一步擴大陶瓷行業的人才培養和儲備,張守智留校以后,一邊做教學,一邊配合院?;I備中央工藝美院的建設,1956年,中央工藝美院正式成立,從其成立到1966年之間,每一屆大約畢業15個學生。這些學生畢業后或者是負責一個省的陶瓷工作,或者是從事科研設計工作,基本上去不了生產第一線??墒钱敃r正是全國陶瓷生產恢復的重要時期,靠本科生根本解決不了生產第一線設計人才的供應需求,怎么辦?1959年,由輕工部和中央工藝美院舉辦了第一屆全國陶瓷培訓班,全國各產區按照名額分配。宜興紫砂廠將僅有的一個名額給了當時技藝水平很有代表性的高海庚。高海庚在培訓班結束后回到紫砂廠,創新設計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許多新的設計投產得到了顧景舟的好評和市場的認可。

            也正是從這一次培訓班開始,張守智真正地與紫砂結下了不解之緣。

            畫遍故宮歷史藏壺

            1962-1965年之間,故宮博物院的研究所里多了張年輕的面孔。張守智每天下午都會準時出現在這里,把故宮博物院明清兩代收藏的紫砂壺從庫里調出來,測量、繪圖。在這3年里,他把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中山大學圖書館、廣州美術學院陶藝工作室、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以及著名畫家唐云所藏歷代經典的500多把壺逐一測繪,通過注水確定容量,再從功能、水流情況、結構處理、銘文、底款等各方面進行研究,總結規律。

            最初,張守智這樣做完全是為完成學院布置的課題,而非出于自己的喜歡。通過3年的測繪,枯燥的繪圖變得有趣起來,他漸漸地發現了傳統紫砂的精華,當他從歷史上這500把壺當中總結出了形體、線條、空間和實體關系的設計規律,并找出一些美的共性的規律時,他對紫砂造型的設計已經在不知不覺間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后來再給產地舉辦培訓班,張守智就結合自己對歷史器型的認識給學員講解造型中的奧妙,并結合這樣的規律把握傳統經典器型的神韻所在。

            從事紫砂教學一生,張守智有一個最主要的思想,是“不能師古不化”。老一輩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創作了不同的經典作品,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F代紫砂如何能夠從中找出規律性的東西作為營養,并根據這個時代人們精神、審美上的愛好創作精品呢?他認為,關鍵的一點是要熱愛生活,才能發現這個時代的特質,才能創作出符合這種特質的作品。

            仿生蝸牛出“曲壺”

            張守智對于新中國紫砂藝術創作有著重要的意義?!扒鷫亍北闶瞧渲袧饽夭实囊还P。

            那是一次到龍泉途中的中轉,張守智住在宜興紫砂廠,等待龍泉青瓷廠的車。因為路上車壞了,本來定好早晨4點鐘出發,結果一直沒來。張守智就在這個等待的過程中突然靈感大發,想到了蝸牛的曲線,動筆設計。不到8點,一個設計草樣出來了。正是這個草樣,打動了汪寅仙,她準備依樣而做。

            當時正是春節前夕,張守智對汪寅仙說,“你不要著急,等春節后我們好好地打樣”。張守智這樣說是有原因的,從圖紙到打樣是一個把設計變成實體的過程,就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把握不當就會變形,何況“曲壺”用的是漸開線造型,打樣的過程非常不好把握。

            春節后再回來,已經是3個月以后,張守智和汪寅仙才開始“曲壺”的打樣,經過無數次試驗,“曲壺”才得以問世?,F在大家看到的“曲壺”簡練質樸,大美無言,正是兩位大師的心血之作。

            20年還不完設計“債”

            對于宜興紫砂人,張守智如數家珍:潘持平方壺做得好、何道洪愛做大嘴兒的壺……他記得他所設計的每一把壺的典故,幾乎知道所有紫砂人的長項與特征。

            在宜興做培訓班的那些年,張守智擔任了歷屆紫砂培訓班畢業設計課的主課教師,他經常在周六晚上加班做設計。在設計工作開始之前,他會先把燈關了,門兒鎖上。因為學員們都特別愛戴張守智,到了晚上都會來請他上自己家里去吃飯。學員請吃飯是好意,但是一吃就會耽誤工作。于是他只好躲在自己屋子里裝不在家。等人走了,到了天黑,他開始設計,一畫就到大天亮。等到周一早上,大家都來了,看到圖紙都喜歡,張守智就說:“這個是給某某設計的,你做不合適……喏,這個才是給你的?!?br />
            周桂珍的“漢方”、謝曼倫的“方竹”、曹婉芬的“月暈”、施小馬的“構成”……他量度著每一位紫砂人的特質,為大家打造著合適的經典。

            當然,也有當初答允了人家的,到現在也沒有設計出來,這個“債”一欠就是20多年,張守智笑著說:“我現在還在設計呢!不能老欠著大家的?!?br />
            “守智風格”繪新風

            張守智的主攻方向實際上是生活日用陶瓷。如何改變中國的陶瓷生產現狀,是他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也是他一直在身體力行為之探索與嘗試的事業。

            而無論是設計紫砂,還是他主攻的日用陶瓷,其中都有著濃郁的“守智風格”。他堅持“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創作理念,作品率真高雅,靈犀獨慧。

            多年來,張守智除了致力紫砂事業之外,也運用自己一生所學為生活日用陶瓷開時代新風。每當他外出交流時,總是有意識地請人將自己的住處安排到藝術家的家里,為的是能夠親身感受中西方文化在日常生活起居方面的差異,為自己的陶瓷設計吸收營養。

            他設計的日用陶瓷杯、盤、碗、碟……力求在實用的基礎上帶給大家藝術的享受。當他仰望星空,《繁星》在他手中熠熠生輝;當他登山遠眺,心緒在《昆侖》上飛揚浩蕩;當他漫步在松林,一曲《聽松》在林間奏鳴……

            在平常的就餐中,他感受到中國目前的飲食文化,很不講究“美器”。已經80歲的張守智有一個想法,他還是想到產區去,向大家呼吁,或是跟著大家一起做一些東西,在衣食住行里面提高工藝水平和文化含量,創造賞用結合的生活用品,將中國變成用品牌向人類提供新的生活方式的設計大國。

            他說,這需要幾代人堅持下去。當然,包括紫砂人!

            商報記者 原琳 米麗珊

            圖片由張守智提供

             

            張守智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中國陶瓷工業協會顧問

            中國陶瓷產區淄博、龍泉、潮州、佛山、汝州等地政府顧問

            1954年中央美術學院工藝美術系陶瓷科畢業。1956-1998年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任職陶瓷美術系設計教學。

            教學40余年中,對中國傳統陶瓷造型、宋瓷、紫砂、民間陶瓷、國際餐具做專題研究。在中國陶瓷產區景德鎮、宜興、龍泉等地,建立教學創作設計基地,教學與生產相結合。1992年國務院授予其“為中國文化藝術事業做出貢獻”表彰。2007年中國陶瓷工業協會第八屆會員代表大會授予“中國陶瓷終身成就獎”。
            責任編輯:楊小薇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597(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9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