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代的紫砂壺藝術

            明萬歷年間,宜興紫砂工藝盛極一時,空前繁榮。很多良師名匠,畢智窮工,如茗壺、酒器、花盆、香盒、薰爐和文玩等。其時,紫砂壺已由日用陶進入到工藝美術品,形成了一個獨立的工藝體系,步入中國特種工藝美術的行列。
              明代是紫砂壺興旺成熟的典范時期。自供春壺問世后,繼起的有董翰、趙梁、元暢、時朋“四名家”和李茂林。同時,時大彬、徐友泉和李仲芳,三人排行都為大,故有“壺家妙手稱三大”的說法。從萬歷到明代末年,是造壺藝術發展的第一個重要時期。此時名家輩出,代有精品。這時期以時大彬、徐友泉等名家為代表,努力探索,形成了紫砂制作工藝和工具,奠定紫砂壺的地位。
              萬歷時的名工,還有歐正春,邵文金、邵文銀、陳信卿、閔魯生、陳光甫、邵蓋、邵二孫等。當時除了紫砂壺的風行外,用紫砂制作雕塑和其他工藝品,也很有成就,以陳仲美和沈君用最為聞名。萬歷以后的名家有陳俊卿、周季山、陳和之、陳挺生、承云從、沈君盛、陳辰、徐令音、項不損、沈子澈、陳子畦、徐次京、綬馥、項圣思等。同時,惠孟臣專門制造小圓壺,這就是后代喝工夫茶的用水平壺的前身。明代各名家的壺式千姿百態,層出不窮,傳世名器各有不同的風格,都從仿銅器、仿瓷器以及天然形態的幾何抽象造形和筋紋用具等變化而來,其形式大多偏向于筋紋形型。
              相傳供春曾經帶過一個門徒,供春把制壺技藝毫無留存地傳給了他。這個門徒就叫時大彬。
               時大彬,號少山。明嘉靖至萬歷間宜興人。據李斗《揚州畫舫錄》載,時大彬乃系宋尚書時彥之裔孫。他的父親就是四大名家中的時朋。父子相傳,更有深摯的家學淵源。他對紫砂壺的泥色、形制、技法、銘刻等都匠心獨具,有相稱的研究和杰出的創造。藝術成就遠遠地超過了父親,很多文獻都以為“前后諸名家并不能及”,其地位居于“壺家妙手稱三大”之首。周高起在《陽羨茗壺系》里寫道:“明代良陶讓一時”,“一時”,就是指時大彬。后人所說有“時壺”,也就是指時大彬的作品。時大彬所制茗壺,小巧玲瓏,千姿萬狀。宜興壺藝傳至大彬,始蔚然大觀,推為正宗。其造壺藝術光輝暉映著整個紫砂工藝的歷史。從來吟詠紫砂壺的詩人,都把大彬和供春并論。林古度作《陶寶肖像歌》有“昔賢制器巧含樸,規仿尊壺從古博。我明供春時大彬,量齊水火摶埴作”之句。吳省欽《論瓷絕句》中有:“宜興妙手數龔春,子弟還推時大彬。”陳仲魚《觀六十四研齋所藏時壺》詩,有“陶家雖欲數供春,能事終推時大彬”之句。徐喈鳳重修《宜興縣志》寫道:“供春制茶壺,款式不一,……繼如時大彬,益加精巧,價愈勝。”在紫砂壺工藝史上,時大彬占著極其重要的地位。
              時大彬善用各色陶土為壺,有時在陶土中雜以罔砂土,“砂粗質古肌理勻”,作品不務妍媚而時見巧思,出人意外。他開始制作的時候,還只是單純模仿供春,以大壺為主,從游婁東和當時的聞名文人太倉王世貞、松江陳繼儒等交往,聞瑯琊、太原諸公品茶試茶之論后,突破了老師的樊籬而多作小壺,點綴在精舍幾案之上,一人一壺,更加符合文人的美學趣味,因此當時就有“千奇萬狀信手出,巧奪坡詩百態新”,“宮中艷說大彬壺”這些推崇的詩句。大壺泡茶,茶葉浸泡過久,鮮味不存,故有“茶注宜小不宜大,小則香氣氤氳,大則易于散漫,若自斟自酌,愈小愈佳”的評語。
              紫砂壺的制作,在李茂林,時大彬以前,大致都仿照供春壺式,形制較大。從李茂林,時大彬開始,才改制小壺,當時線人一新。把大壺改為小壺,是同當時社會上士大夫,文人的興趣有關系的。時大彬壺多用粗砂制成,手法沉郁老健,胎質古雅勻凈,“隨手制作,頗極精工”。燒成以后,壺蓋和壺口十分密接,據說捉住壺蓋,即能吸起全壺。這是它的特點之一。據說時大彬的茶壺,用以沏茶,可以一點沒有砂土氣息。在明代萬歷年間,景德鎮已成為中國瓷業中央,但當時講究喝茶的人,對于景德鎮所制瓷壺采取完全否定立場。許次紓在他所著的《茶疏》里寫道:“近日饒州所造,極不堪用。往時供春茶壺,近日時大彬所制,大為時人寶惜。”這樣,時大彬的制品就成為萬歷年間全國聞名的手工藝品之一。王士禎在《池北偶談》里寫道:“近日一技之長,如雕竹則濮仲謙,螺鈿則姜千里,嘉興銅器則攻鳴岐,宜興茶壺則時大彬,浮梁流霞盞則吳十九,皆著名國內。”甚至還有人以為幾案間放上一具時大彬的紫砂壺,就足以“生人閑遠之思”??梢娝淖髌?,具有多么高度的藝術價值。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384(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2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