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紫砂文房雅玩

             文房雅玩,指文人書房中的字畫用品和陳設用品,有筆架、筆筒、鎮紙、硯臺、印盒、水注、帽筒、書Lml筒及仿曰銅裔奮皿等。
              文房雅玩的歷史,在紫砂門類中幾與紫砂壺同步,史籍記載明清大家們皆有涉獵:“時大彬、陳仲美、陳用卿、徐友泉輩,踵事增華,并制為花樽、菊合、香盤、十錦杯之等物,精美美絕倫”,“陳鳴遠手制茶具雅玩,余所見不下數十種,如梅根筆架之類”,“廠盒宣爐留款識,香奩藥碗生氤氳”等。故宮博物院藏有陳鳴遠的“仿商爵”即為一例。
              宜興紫砂工藝廠曾在1979年前后開始創制仿青銅器皿,擷取了自商至戰國時期的青銅器造型七件,組成一套,有簋、爵、鼎、鬲、酒壺等,并榮獲1980年度全國陶瓷美術設計評選二等獎;以后又陸續出產了青銅羽觴、對獅,鎮紙用的青銅犀牛、龍、大象等。
              紫砂文玩中的硯臺,別具風味。從材質上說,紫砂硯與澄泥硯相類似,歷代藝人多有制作,然傳世之作鮮見;近代亦有喜好而為之者,均未有凸起成績。紫砂硯有光貨硯臺,不作雕飾,以線條圓潤、挺括見長,硯面平整如砥,發墨效果好,有紫砂造壺施藝特點。有些紫砂硯并不發墨,供賞不供用?,F在也有在紫砂泥中添加研磨材料,使其硯臺既有紫砂材質,又具端硯發墨、潤筆,不吸水的長處。
              文房雅玩中的筆筒、字畫筒,也是紫砂藝人常見的作品。筆筒多以裝飾見長,其歷史遜于壺、瓶,如“貼梔子花樹段筆筒”,以貼花技藝見長,花形正背如生,葉干氣憤但愿盎然;“松干浮雕筆筒”,浮雕技藝渾然天成,不見斧鑿之痕。“泥繪雪江待渡圖”筆海 爿 ,精湛,筆海的茶墨色大面積空缺,呂旭出寒水與天際一色的藝術效果,遠處山巒間蓬居宛在,一位披著蓑衣的漁夫正從遠處駕舟來迎,將文人畫的氣味表現得淋漓盡致,與文人書房擺玩的趣味協調。
              清代朱石楳有“竹節印盒”存世,紫砂印泥盒較瓷質印泥盒多了幾分凝重和裝飾意味。
              當代紫砂巨匠汪寅仙、徐漢呆、徐秀呆諸豕均有文具作品,制作之精湛,不遜古人。
              紫砂壁掛壁飾,亦是文房雅玩中的一種吊掛物件,是在不同的紫砂器形上,主要以陶刻手段來實現裝飾的藝術品。成品供墻壁吊掛裝飾,或案頭陳設賞識之用,品種有屏風、掛屏、掛盤、陶聯、陶碟等。
              紫砂掛盤和紫砂字屏,也是通過銘刻體現不同書法的韻味。畫碟、畫盤、畫板,是以裝飾畫面為主的另一種藝術形式,完全是作觀賞和陳設之用。畫面多為山水,如“四大、 黃山風云”等;陶刻以線條為主,由于刻線后再填以石綠等色能顯出藝術效果,若刻潑墨寫意,則不易顯出層次。這類線刻風光山水,因粗細、疏密及畫面布局的不同要求,常會泛起國畫技法,如斧劈、披麻等皴法效果。這類畫盤畫碟的形制一般也不大。
              紫砂屏風,是木框內鑲嵌紫砂陶板,分扇a組合而成,紫砂陶板上用陶刻方法鐫刻人物或山水,供室內美化距離之用。掛屏則是將鐫刻好字畫的或圓或方的紫砂陶,鑲嵌包裝后,吊掛起來作賞識之用。還有將陶刻或字畫好的畫(字)碟、畫(字)盤用支架安放在案頭或櫥窗,亦有賞心悅目之用。陶聯,是以紫砂分塊陶板當紙,上鐫書法對聯的陳設藝術品,它以凝重的色彩和龐大的氣魄給人以藝術震撼。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858(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1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