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玩壺藝術-紫砂五味

             一把紫砂壺放在面前,如何去讀它、品它呢!個中滋味應從五個方面去品味:
              即,泥、形、工、款、功。這樣說壺,我想這也是比較嚴謹和傳統的方法和立場,同時也體現出來了一個有滋有味的“品”字。紫砂文化博大精深,因水平其實有限,在此也只能“務虛”地說,請諸君千萬別苛刻的“務實”地看了。
              一、紫泥有源
              目前已知的第一部專寫紫砂壺的專著明周高起《陽羨茗壺系》,將紫砂壺的發源時間定格在明金沙寺僧。而“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華”的詩句又將時間往前推了數百年至北宋。手握一把紫泥小壺,回望歷史,橫隔著重重迷霧,心底卻真實地感慨感染著一份文化的厚重。
              “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每讀此句,都會強化紫砂泥料貴重的印象。五色之土:紫泥、紅泥、本山綠泥蘊于丁蜀,真乃天賜沃土,令愛陶者艷羨和追逐。把玩茶壺的人能把泥料弄得相稱透的,特別是一眼便有定論的高手級玩家,我一貫很佩服。在我看來,泥這東西,特別是有些泥的錦繡叫法,連制壺巨匠都云里霧里的年代,更是讓我心中贊嘆不已??茨?,需要識別泥的經驗,好泥是有紫砂獨特的顆粒感的,而且有其特有的潤澤之光。每看到一把茶壺,總覺得它來之不易,從開采紫砂礦石開始,要經由:選礦、攤曬風化、碾磨、吸鐵過篩、浸泡、陳腐、煉泥等工藝流程。其中煉泥相稱重要,好的煉泥師傅煉泥是有著其嚴格的工藝流程與尺度的。據我所知好料,是用清純的泉水來煉制。每每聽到有人說,“我這把壺的料是80年代一廠的老紫泥”,我老是會心的一笑,我明白那言語間透著的夸耀與開心。實在這一個“老”字說的就是陳腐。陳腐時間是一把壺貴重程度的一種體現,亦有人稱之為“養土”,陳腐的時間愈長的泥當然愈好,可進步可塑性和燒成后的溫凝潤澤度,減少壺坯陰干過程中的開裂。
              說到泥,我也想說到養壺,我很少專門與人討論養壺之事,由于我覺得沒有那么大驚小怪的,只要泥好不經意間它天然會有變化,天然會鋒芒顯見,那么這種變化又何需那么刻意而為之呢!
              二、形神兼和
              形,是一把壺的外觀呈現,形有邊際,方中寓圓,它是一種體量和姿態。我一直把紫砂壺藝定位于造型藝術的經典。紫砂文化自有宋以來,發展至今,歷代巨匠和匠人,包括文人的介入,對壺形進行了深入的研究與開發、立異。親近紫砂,不能健忘一位文人,那就是走下官船,步入陶坊和窯場的陳鴻壽(1768-1882)陳曼生,曼生十八式的泛起是紫砂壺發展上的一次革命,是文人與土壤的一次偉大的親吻。親近紫砂,終究也不能健忘那些紫砂大師:時大彬、陳鳴遠、邵大亨、楊彭年……當然還有朱可心、裴石民、顧景舟等近現代陶藝巨匠,他們是紫砂天際中一顆又一顆恒星,傳承著紫砂的光明。放眼望去,當前各種傳統壺形,如石瓢、合歡、西施、文旦、仿古、掇只、方鐘等經典樣式,是歷經前代高手創作并經后人改進才逐漸定型。壺形呈現和表達的是作者的思惟和情懷,是人文精神和文化人格的完美結合。同時,我們要知道,賞壺也必需有從形中感知其韻味的悟性和眼光。線條在曲直中轉換,剛柔在虛實中交替。從一把壺的形中,不管光素器、筋紋器、花塑器,我們能感慨感染到的是什么?我們為什么喜歡紫砂壺?它的形神之間與我們生命清晨的記憶以及個體文化底蘊,到底有著某種契合呢?一時好像還很難回答。這也恰是紫砂耐人尋味的魅力。曾經看過一位朋友于家中拍的一張照片,看后我的思維變得柔潤,不做聲輕輕寫下了一段文字:
              中國文人的思惟是很靈動的,可以動用諸如清逸、靈動、不羈、高節等詞來形容,精神的張揚老是需要一個聚合和休憩點的,而兩把明式圈椅 、一把觚棱一把子冶石瓢,正好能夠充當這種承載和撫慰的精神意義。真的很好!有一抹陽光從明窗的一角射進來,飲者啜一口香茗,閉眼聞香間,于是世界皆在吞吐之中!
              三、巧奪天工
              純手工是當下紫砂藝人和玩家雙方值得玩味的一個概念。每次面臨這個名詞我總有些尷尬的感覺。由于紫砂壺的制作有著其獨特而嚴格的傳統方法,這是絕對區別于注漿和拉坯工藝的。藝人聚精會神的精扣細熨會令一個粗粗的壺坯氣憤但愿盎然。這個精扣細熨的過程一定是離不開竹片、明針、刀具及用這些材質制作的其它專用工具。粗粗糙拙的壺坯已接上了頸、腳、嘴、把,進行精細的括平、修整,這是紫砂壺與粗陶俗物的區別,是其成為工藝品的樞紐。在這個脫胎換骨的過程中粗粗糙拙的坯體逐漸整平,隆起的顆粒向下擠壓,坯面平整妥貼。這個過程的結果要的是工的神巧細致,而非匠氣、俗氣!說到工確也是離不開形來談論的,記得一位工藝師高女士說得很好:模具壺看工;全手工取形。依形施藝,當曲則曲,當拙則拙,讓每一個轉角每一條曲線都生動,活潑起來。 “工”是紫砂壺價值的靈魂所在,若無技藝的嫻熟與匠心獨運的考究,“神”、“氣”、“態”就失去了立足的根本。
              一把上佳的光器在手,無須繁縟的細節,無須堆砌的潤飾,大樂無聲、真水無香,簡簡樸單地素面朝天,就是審美的最高境界。
              四、鈐款點睛
              我所理解的款公式是:款=字畫刻繪+作者(商號)名款。也見過有人把它分為兩個領域來談論的。這都無可厚非,這只是一件事物上的兩個柔美的元素,仿佛一把寶劍上鑲嵌的紅綠寶石,同樣的彌足貴重。
              款是傳統文化特別是中國字畫包括金石藝術在紫砂壺上的成功應用,在我看來那是一幅經窯火燒結的立體的中國式的金石書畫。賞識著楊彭年的那把子冶石瓢圖片,又何嘗不是在賞識一幅顛倒的扇面上創作的字畫呢!我們無法想象一幅沒有提款和朱印的水墨畫會是什么樣的缺憾,我們同樣也不愿意紫砂壺上泛起中國字畫和印款這個重要審美和信息元素的缺失。因為文人,直接介入,紫砂陶刻藝術形成了“很中國”的味道,這種味道就是:具有記事、寄意、言志、寄情、簡練、蘊藉等濃厚的“文人味”。這一派“文人味”的風雅,也使紫砂壺產生了一個有趣的文化現象,那就是紫砂的包容性。中國文學藝術,金石藝術,字畫藝術,以及中國畫的散點透視構圖章法等等,這些相對獨立的藝術門類和技法,可以在這一坯陶土上和協共處。而賞識者則從中獲取著啟迪和情趣,然后心曠神怡。
              據紫砂文獻明末周高起所著《陽羨茗壺系》記載,宜興紫砂壺是從紫砂藝人時大彬開始才泛起款識(名款)的。后來,因為印記的大量使用,紫砂壺刻款現象相對少見。對于現代人的購買行為而言,款識也有著“商標”和“品牌”的意義??傊畠炐愕目?,會大大晉升紫砂壺的藝術性和珍藏性。
              五、功得手親
              功就是功能,就是實用性,賞識與實用性相結合是紫砂茶壺存在的獨特地義。這與其它工藝品純賞識性有著較大的區別。中國古代良多用于純祭奠、純賞識的藝術精品,紛紛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中,化作文明的碎片殘存在人們的記憶中。而紫砂壺卻與其它實用性強的藝術品一道,以日用品兼工藝品的身份活生生的存在于我們的案頭,把玩于我們品茗者的掌心。
              以我的感慨感染來總結,功的要點就是:合用、好用、用著愜意,不流涎、不掛嘴。壺之可喜,賴之人之愛壺。一把出水利落、拿捏恬靜的可親之壺,日積月累,天然是人壺交濟,入手可鑒,感情漸增??!
              醒詩魂,解酒困;添畫韻,增書香,這些都是茶與壺賞給人的獨特撫慰。放工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城市越來越繁華,光影交錯、霓虹閃爍,怔怔地望著,就覺得在那片華麗的燈光中曾經失去了某些東西,于是當我回身折進冷巷,打到背上的燈光,我并不感到暖和!什么也不去想,只想盡早回家沏上一壺茶,人生很長,有良多東西值得在這個聞香潤舌的過程中細細品味。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563(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4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