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記中國工藝美術師方壺新秀曹奇敏

            曼生紫砂方壺上,有一句切壺寓人的經典壺銘:“內清明,外方直,吾與爾偕藏”讀壺賞銘,耐人尋味。直其正也,方其義也。正人敬之以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德不孤必有鄰。即方非圓的中國文化,構成了傳統哲學的主脈。國人頌揚直方精神,來自蓋萬物的“天圓地方”的至妙之理,蒼天為圓,大地為方,乾坤朗朗,天地人和。道家的坦夷曠達,儒家的中君子和,盡在這致中和,天地位焉的方圓之中。一把壺傳承的是民間藝術,一句壺銘弘揚的是優秀文化,方非一式,圓不一相,紫砂人用他們特有的激情,正吹奏著一曲“方圓五彩”之歌。
              今逢盛世,紫砂勃興,新一代紫砂人又站在了新的起跑線上。見到年輕的中國工藝美術師曹奇敏,真被他的紫砂藝術世界所震撼,使人猛然頓悟,這位風雅清醇年輕的陶藝家,不就是一個紫砂藝術的追夢者嗎?作為新一代的藝術傳人,曹奇敏正值壯盛之期,對先輩陶藝之虔誠,對儒道方圓文化之覺悟,陽光輝煌的處世心態,瀟灑脫灑盡收壺中。布滿張力的作品,見方見圓,愈剛愈柔。多年的從藝之旅,不懈攀登,漸入佳境,從技藝嫻熟,到感悟漸開,從重型到形神兼備,藝術思惟開始了從“技”到“道”的跨越。靈犀點開,一發而不可收。近年來,用紫砂泥特殊的肌理質感,泥色搭配“配土之妙色象天錯”,運用膠泥、嵌泥、陶刻等工藝手法,放飛創作思惟,創作了大量的紫砂壺藝術力作。尤其紫砂方器創作,可謂生成我才,得心應手,頻創佳績,驚叫四座。作品若鐘鼎沉凝,若琬琰浮精英,嫻熟精妙的“玩泥”技藝,守中正之道,合天地之法。作為一代紫砂陶藝新秀,藝術鋒芒已徐徐顯露。
              “飛鴻延年”壺,是曹先生巧借漢代“吉語瓦當”鴻雁遨游之寄意,創作的一款紫砂壺精品,該作品獲得2002年華東工藝美術精品展銀獎。壺的造型似鴻雁秋去冬來,萬里凌空,壺嘴設計如鴻雁長長的頸項,挺直向前,雁啼聲聲,流線狀的壺身和壺蓋的手,高高卷起的壺把,整體設計方中欲圓,消息適宜,欲表現的快速、平穩、對稱之意,恰到好處,給人以視覺和心理上的美感。在壺體上用嵌泥與陶刻裝飾手法,一方帶有飛鴻圖案的紅色圓瓦當,和印有“延年”篆書二字的紅色半瓦當,與紫紅色的壺體和諧一體,相得益彰。歷史上曼生款“飛鴻延年”,壺銘詼諧幽默地寫道“鴻漸于磐,飲食衍衍,是為桑選翁之器,垂名不利”。古玩現玩,均寓吉利如意,一壺在手,福壽相伴,鴻運綿長。
              絞泥“金律”壺是奇敏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榮獲2002年華東工藝美術精品展金獎,仍采用嵌泥與陶刻裝飾手法,全手工精制而成,玄色泥料的壺身鑲嵌墨綠色的方圓古幣于壺體,壺型扁方穩重,氣質高貴典雅。壺體上部,墨綠絞泥紋飾,淡雅柔柔,恰似微雨輕煙,薄羅輕衫,有正人溫潤之情,有貴婦儀態之美。取名“金律”,切壺之美,切意之深,內蘊文化哲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被古人奉為“清規戒律”,“金律”壺,尊貴自持的造型,寄意處應事成人成己,忠孝仁愛的人倫之理。
              曹奇敏先生從碑刻文化中讀出靈感,用芝麻段泥創作的“北魏造像”壺,構思再次突破,又獲第八屆中國工藝美術巨匠精品展覽會金獎。壺體設計方正高挺,壺嘴憨態,微微上翹,呈長方形的壺把,寬松大方,棱角分明,似石鑿般堅實,壺蓋之上靜臥一尊“吉利怪獸”昂頭向著遙遠的天際。最令人贊嘆的,是在壺體外的正背兩側,長方形的壺體上,再現了北魏時期的碑刻精品《始公平造像記》楷書碑文,曹先生切身操刀篆刻,陽刻刀法,一氣呵成。字體茁實渾樸,方筆棱角畢見,刀鋒筆鋒合一,雖有界格為限,其字并非拘謹,極意跌宕放誕放誕。單字觀之,雄峻雄茂,氣豪神強;整體觀之,則又樸雅秀整,雋娟可愛。雖屬摹刻,曹先生把魏碑書法、刀法超凡之功,表達的精到傳神,暢快淋漓。立異的境界和扎實的技藝,用紫砂泥天然質感,表現千年龍門文化,賞壺賞字,給人以剛健雄壯之美。
              一壺、兩杯、兩碟組合的“玉璽”壺,壺頂部的一尊獅子,昂頭天外,整壺造型高大尊嚴,氣宇軒昂,帶有“受命于天,既壽永昌”的王者之氣。此壺精選材質,紅黑紫砂絞制而成,紅泥繞行黑泥間,色彩斑斕之美,似敦煌飛天飄逸,風姿綽約;線條飛動之韻,似古琴遠奏《彩云追月》“彎彎的月兒夜漸濃,月光伴清風”。師造自然之美,一把土壤也醉人。
              曹奇敏先生,創意、設計、制作的紫砂壺,有幾十個品種之多,雖方圓形態各異,卻因氣韻相通,生得“備正文于一器,且百美于三停”,把把麗質,件件瑩潤。“漢方壺”是傳統壺型,曹奇敏先生引經據典,改造借用并舉,紅黃絞泥裝飾點綴其中,壺身下擴上收,方中帶渾,三灣嘴高挑,壺把空闊外放,古樸中盡顯高貴典雅現代氣味,是一款雍容華貴大氣之作。絞泥“八方”壺,方器款式中制作難度最大,是曹先生的又一力作。該壺用大小十九塊泥片全手工鑲接而成,八方口蓋平整嚴密,線條立而挺括,做工嚴謹精到,細微之處見功夫,紅黃絞泥紋理清楚,變化豐碩,似向陽下緋紅萬頃,溢彩流光。“雅方”壺方厚穩重,不卑不亢,配上曹先生自己篆刻的壺銘“輕煙、佳月、夕陽、微雪”頗具“大將柔情”之風。段泥“方正壺”線條與平面板塊組合,中規中居,毫無遮攔,盡顯實力派全能特技。“傳爐壺”是業內人士,公認的“難活”曹先生卻得俞氏神韻,駕輕就熟,賞心悅目;“六方壺”簡潔明快,比列得體,高矮勻稱,左右上下分絕不可添減------妙!妙!妙!
              曹先生所創作的每一把紫砂作品,工藝無不精到、精致、精練、精神。泥片鑲接成型的方壺、絞泥裝飾等技藝,順手拈來,成竹在胸,已達登高攬勝,正人坦蕩之境界。作品多次參加全國各類陶藝大展,每次亮相,老是自信充盈,敢與高手過招的豪邁氣概,咄咄逼人!褒獎豐厚。其作品正被越來越多的海內外藏家發現珍藏并看好。登入互聯網,曹奇敏的點擊率、關注率在紫砂藝術中名列前茅,作品的價位幾年來不斷攀高。2005年4月他的《絞泥金律》和《北魏造像》兩件作品,萬花叢中一只獨秀,毫無爭議的被國臺辦選中,作為文化禮品贈予國民黨訪大陸代表團?!懂敶袊仙皥D典》《紫砂中青年英才集》《宜興美術報》《青州字畫報》等各類專業書刊雜志,先后入編、刊登和先容曹奇敏的作品和藝術成就之路。
              曹奇敏先生出生于陶都宜興,自幼受陶文化的熏陶,從事紫砂藝術,屬天公作美,與秉性剛好相投。內斂蘊藉的性情,生成聰慧,博學廣汲,對藝術的神韻有著極高的悟性,眼光銳利,思路開闊,善抓事物本質,對只能意會的紫砂藝術語言,有心領神會般的敏感,其靈性在業內有口皆碑。從藝二十年,師從多位陶藝名家,先習陶刻,后摶泥制壺,從摹仿傳統經典壺型起步,點滴積累在心,技藝節節攀升,尊師善學,一點即通。
              近年來,以走出前人巢臼的曹奇敏先生,繼續立異并舉,帶著自己儒雅的個性,開始了紫砂藝術情感的宣泄,在“中樸重方”上大做文章,精思巧手“妙筆”生花,一把把精美的紫砂方壺的出爐,為他贏得了無數的喝彩和掌聲,南北藏家相繼而至。作為當今紫砂界的杰出的方壺新秀,深得呂堯臣巨匠的欣賞和點撥,受益匪淺。面臨成就、榮譽和趨之若鶩的市場需求,曹奇敏先生為人內心謙和,處事淡定從容,堅持讀書深造,靜心思索,紫砂藝術的“精、氣、神、韻”,好像在他的心中越來越明晰。每一把壺都是“真心”的表白,每一件作品都是精神的寄托,作品出手,俯仰無悔天地。這是一位宜興紫砂陶合格承傳人,是一位直追前沿的年輕中國工藝美術師——如斯多嬌!青春亮麗!陶藝風騷!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073(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4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