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崔龍喜:用紫砂的語言闡釋中華文化

            看到崔龍喜的笑容漾在臉上,即刻感受到了溫暖。他身上的那份質樸和純真,就像他制作的紫砂壺一樣,雖經歷經了窯火的灼燒,卻依然飽含著鄉土的品質和生活的氣息。
              我們的談話圍繞紫砂展開。崔龍喜自1979年開始紫砂壺藝創作,在傳承、借鑒傳統紫砂工藝的同時,在壺型、工藝、材料運用上進行了大膽的革新。他的作品中蘊含著深邃的文化內涵,意境高遠,技藝純熟。而他堅持使用原礦并致力于讓紫砂藝術走向世界,更體現了一個真正的藝術大家的情操和品質。
              原礦,還是原礦
              崔龍喜是一個熱愛原礦、推崇原礦的人。在宜興丁蜀鎮小山村里出生的他,從小在蜀山上嬉笑玩耍,腳下踢踩的是世間罕有的優質天然陶土,手中把玩的是年代久遠的古龍窯里的紫砂殘片。他熟悉蜀山上的一草一木,對各種礦料的質地、顏色、分布了然于心。“原礦是天然的陶土,我們從山上把土挖下來,經過篩選、加工將其變成做壺用的熟泥。”崔龍喜在紫砂創作中堅持采用不添加任何化工元素的原礦段泥?,F代制壺工藝中,為了造型和色彩的需要,采用向泥料里加入化工色素的方法。在崔龍喜看來,這種方法簡化了制壺流程,能夠更容易地得到所需要的造型和色彩,但這就像往牛奶里注入三聚氰胺一樣,長期飲用添加了化工元素的茶壺沖泡的茶水,很可能會危害人體健康。“其實,紫砂土本身也是色彩斑斕的,任何大自然中的顏色在紫砂土中都能找到。此外,也可以將不同種類的陶土相互調和,產生新的色彩。”宜興的紫砂和全世界任何一種陶土都不一樣,之所以稱之為紫砂,是因為這陶土制成的茶壺無論何種顏色,沖泡后,靜觀其表面,都有一定程度的紫光蘊藏于胎內,時隱時現,且其中的茶水不易霉餿變質。崔龍喜強調:“紫砂的美,在于樸實無華。所謂紫玉金砂,指的是砂料像金子一樣昂貴,像玉器一樣柔軟。紫砂壺經過泡養,褪去窯氣,礦料的美就會展現出來,那是一種柔和之美,樸質端莊、容雅大度。” 談到紫砂壺,崔龍喜的熱愛之情溢于言表。這就是紫砂人和紫砂壺的魅力所在吧。
              紫砂是一種缺憾的美
              “最滿意的作品是哪一件?”崔龍喜的答案和大多數藝術創作者一樣,他將自己的每一件作品都視作親生的孩子。但他也同時指出,任何作品都不是完美的,都或多或少有這樣那樣的遺憾。“藝術是一種缺憾的美。”紫砂藝術亦然。
              沉浸在崔龍喜的紫砂作品中,常常會被其中的“深邃、內斂、拙樸”的氣質所打動。我不禁會想,是一個具有怎樣內心世界的人才會把這樣的美呈現給世間?崔龍喜說自己的創作靈感源自自然、源自生活、源自他的眾多的個人藏品。比如“圣泉壺”的創作,就和他在圣泉湖畔的一次偶遇有關:清晨,龍喜先生來到圣泉湖邊,湖面薄霧升起,泉水在初升的陽光下閃爍著光芒,一滴晨露從頭頂的柳樹上滴落,擾亂了這靜謐的世界……龍喜先生被眼前的美景深深打動,創作出了“圣泉壺”。江蘇江南大學胡付照在評賞崔龍喜的“圣泉壺”時,曾這樣寫道,“龍喜先生的‘圣泉壺’,整個造型不就是一滴清泉嗎?那泛著漣漪的茶湯里,有‘滴水之恩’,有‘清心的禪話’,也有‘無邊的風月’”。
              龍喜先生的另一得意之作“龍洗壺”的創作,則來自于他的收藏。他的藏品中有一樽三足龍頭青鼎,這是一件古陽羨城里出土的青銅器。隨著時代的變遷,器物的周身已經是斑斑駁駁,殘缺的有了傷痕,然而這并不影響它的氣度與尊貴。尤其是那龍的高貴的態勢使崔龍喜深受啟發,創作出了“龍洗壺”。初看此壺,很難體味到其中的奧妙,把它和青銅龍洗放在一起,就會讓人怦然心跳。此壺寓意“與遠古的對話”:青銅龍洗是古陽羨的一個飲食之器,紫砂龍洗是新宜興城的泡茶之器,青銅龍洗器物為虛空,紫砂龍洗加蓋為盈實,一個向外尋求開放,一個向內反省自身。兩條龍的造型不正向人們戒示了人之處世之道嗎?明代陳眉公著有《小窗幽記》,其中一句“閉門對佛書,開門迎佳客,出門登山水”。向內求悟得自在,有壺有茶相伴,有摯友相交,身心融入大自然。這正是崔龍喜追求的人生境界。
              “牛壺”的創作靈感源自唐代詩人杜牧那首膾炙人口的《清明》。整個壺身是一個牛身的形狀,壺嘴是個前伸的牛頭,牛的尾巴是壺把,最為別致的是壺蓋,一個半身的牧童,倒騎在牛背上,戴著斗笠,悠然自得。整個作品清新雅致,鄉趣撲面。“玉門駝鈴壺”蒼茫厚重,雄渾古拙。高高的壺把,就像空曠悠遠的玉門,壺身是遙遠的沙漠,漫漫的黃沙中,駝隊在緩緩前行,那悠遠的駝鈴,仿佛在耳邊響起……看著這壺,唐代詩人王之渙的那首《涼州詞》便躍然而出:“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讓紫砂藝術走向世界
              至于自己到底做了多少把壺,崔龍喜記不清楚了。早年做壺為了養家糊口,如今,崔龍喜把紫砂壺作為自己畢生的事業和心靈的寄托。“再過幾年我將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紫砂的創作上,將自己所學、所知、所悟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創造出更美、更優秀的民族文化。” 崔龍喜有一個夢想,就是讓紫砂藝術走向世界。在他眼中,紫砂是靈動的,且具有極強的包容性,能夠吸收華夏歷史文化之精髓。他希望將中華五千年文化通過紫砂的語言闡述出來。

            视频黄页在线播 Processed in 0.084(s)   12 queries
            update:
            memory 4.432(mb)